影视论坛

影视论坛哪个好,关于国产电影的那些事儿——这是一个荒诞的故事

2017-10-07 13:39


很快,载有各类明星的大巴驶进剧组大院。

二喜看了一眼大巴,对一名副导演交代道,只须粉丝过百万,甭管什么人,颔首就拉他们来上戏,严防那些乘虚而入的,粉丝低于一百万想借我们的电影着名的那些人来了摆设场车祸间接打发回去,我们丢不起那人。

副导演说,他们要不来呢?

二喜立马质问说,谁说不来?谁敢不来?你通知她张艺谋在我们剧组当导演照顾,他手上有部戏正想物色个“谋女郎”。

副导演又问道,那那些男的要不来呢?

二喜略有负气,直说,你通知他们,“谋女郎”现在缺个伴呐!

大巴在二喜眼前停下,二喜对异样在一旁等候的王撸子说,车上都是到场义演的明星,唱歌的演戏的相声小品二人转的,无所不包,你马上给他们摆设角色拔出。

王撸子诉苦说,我已经把欠缺最小化了,他们一来又把洞重新挖开了,你看后面没有任何铺垫,这些人顿然横空降生,填补不了任何戏剧效果,剧情也一点不合逻辑,异日观众断定要吐槽的。

二喜说,电影讲求活生动现,没有多余的角色,唯有思考不周的导演。

王撸子叨教道,那那那给他们摆设什么?

二喜说,你不看电影啊,你就找人睡个觉做个梦,把这些不合逻辑的角色情节全都塞进去,这样摆设浑然一体。

王撸子说,没有做梦的剧情。

二喜道,你就把接上去的剧情略微拐个弯,不就顺畅了嘛,脑子不要太死,抓紧打算,人家赶场的。

这时,大巴门掀开,车上艺人按序走下,同二喜打着招呼,二喜都是笑脸拱手相迎。二喜拦住从车上走上去的一对音乐组合,道,呦,大海组合?好久不见了,这是要转型?

大海组合之一说,过去一直觉得唱歌是游手好闲,演戏让我们找到了归宿。

二喜哈哈笑道,说得好,正儿八经的演员有几个会唱歌的,你比他们技高一筹,也断定比他们路宽一丈,用不了多久你们断定逼着演戏的都去唱歌,到时候电影还不是你们兄弟的天下。

大海组合之二说,这次我们演什么?

二喜想了想说,我们男配角还缺个爸妈,就定你们了。

王撸子将二喜拉到一边说,爸妈已经有了,养父养母,继父继母,亲爹亲娘都摆设了。

二喜说,那就再摆设个干爸干妈。

王撸子说,干爸干妈已经内定了,笑剧天王钦点这个角色要留给他。

二喜说,岳父岳母呢?

王撸子说,这还没有,可他们都是男的。

二喜说,男人也可能演娘,我们的电影一直在妈的题目上没有什么突破,我们就借他俩打垮保守力图创新。

张景召引导元首十个艺术学院的学生走来。

二喜问,这些什么人?

张景召说,我一伴侣的学生,都是学献艺的,听说我现在在这个剧组,非要让我帮襄理,让他的学生在我们的电影里露个脸。

张景召转身指着学生们说,你看看,听说你是要救济灾区,给你选取的都是最上镜的。

二喜把张景召拉倒一旁说,你添什么乱呢,我约请的是明星。

张景召说,我跟他说了,可他说她们可能接受最高尺度,到时候观众一看,立马上升迭起。

二喜说,不行不行,我给他们摆设一个角色,那不等于挤走一个大腕。

张景召请求道,帮襄理,人都来了,你就让露一面就行,实在不行你让他们演个路人甲乙丙丁戌都可能。

二喜指着张景召无法应下说,下不为例。刚来了一车演员,你去看看有什么讯息,这里交给我了。

二喜找到王撸子耳语一番。

王撸子看着二喜后面的学生,说,已经够乱的了,奈何又来一帮贫穷。

二喜一拍王撸子脑袋说说,你还认真呐,赶忙给他们摆设场车祸,趁早让他们哪里来回哪去。

王撸子说,那也要能糊弄过去,剧情奈何摆设?

二喜说,你是导演你问我?

王撸子声响变弱,您不是编剧嘛。

二喜说,那就别费心了,间接拍,到时问的时候就说剧情必要,把他们给剪掉了。

王撸子引导元首学生们朝摄影棚走去,边走边说,你们来的正巧,这里刚好有一场车祸要拍,十选其一,就是你们十小我只能活一个,活上去的留下,其他人就可能回家了。

到了摄影棚,王撸子转身看着他们,究竟该让哪一个留下进退两难心神不定。

然后快捷揉了十个纸团伸手送到他们眼前说,有字的留下,没字的上就车装死。

十人按序抽签,顿然一女的放声大笑,我的有字。其它人落空上车。

王撸子暗笑,能活上去再说吧。

戏开拍。

乘有学生的小巴与一辆轿车猛烈相撞,有字美女躲闪快捷,避开两辆车,却倒霉失足跌倒。但是美女显得很高兴,开怀大笑,我还活着,哈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美女刚一起身,又一辆车顿然冲出,不偏不倚,把女的撞了进来。

王撸子坐在摄影机前快乐的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美女倒地不起,惊魂不定道,导演,你不要脸。随即晕死过去。

一任务人员上前审查说,导演,吓晕了。

王撸子羞愧地说,送医院吧。

二喜和张景召走向摄影棚。

张景召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大腕,让他们在一个锅里炖太怅然了

二喜说,是啊,我正打算将故事重新改编一下,做成一个戏中戏,概况上是拍摄一个戏,其实是两个戏同时拍摄,第一部火了,第二部作为续集我们趁热打铁。

张景召玩弄着相机赞同说,嗯,好主意。对了,你奈何知道你的电影一定会入围金马奖啊?

二喜说,切,那帮演员傻你也跟着傻。

二喜走到王撸子身边问,那几个学生们搞定了没有。

王撸子一脸紧张,都死了。

张景召放下相机,惊道,什么?刚刚不还活的好好的吗?

二喜说,摆设了场车祸,仍旧如故。

张景召满意说,我刚先容来,你就给我打发回去,你让我回头奈何交代?

二喜不以为然说,向来就是露个脸,让他们活那么久干嘛,早死早超生,不能延宕人家前程。

二喜问王撸子,下场戏拍谁?

王撸子看着本子说,海洋铁三角。

二喜说,来了吗?

王撸子说,等半天了。

二喜说,赶忙打算,不要让大腕久等。

张景召继续纠缠二喜说,二喜,你再思考思考,我这伴侣是位德艺双馨的教育家,处置演艺教育以来,教育了不少明星大腕,你像中国的奥黛丽赫本、南方张曼玉、小章子怡这些都是出自他手,你看刚刚那几小我,你有没有觉得有几个像舒淇的海洋姐妹,赵雅芝的远房亲戚,周慧敏的内陆接班人,他教育人才都是朝着巨星的方向勤勉,你不能让这些未来巨星稀里懵懂的就死了。

二喜指着他鼻子说,你呀,成事不敷败事不足。

张景召双手合十说,我不对,托付托付。

二喜把王撸子喊回来问,学生们还在吗。

王撸子说,都死了,有一个受了惊吓已经送医院了。

二喜说,把其它九个给我救活,给铁三角一人摆设个助理,助理配个秘书,秘书带个实习生,人家赏脸来,在戏里也不能让人家失了气场,去吧。二喜转身问张景召,这样满意了吧?

张景召满意的笑道,这还差不多。

一天拍摄完毕,二喜回到暂息室。这时,王静闯进来大声质问二喜,我爸给你投这部电影险些就是瞎了眼,故事狗屁不通,导演能力无限,叫来一帮不相干的演员,整的各人死去活来的。

二喜说,你把你的戏拍好就行,其他的不是你该要操心的事。

王静说,你花我爸的钱我能不操心嘛,你进来看看,多余的角色就跟葡萄似得一串一串的,这电影就不该叫屌丝传奇,它该叫计划生育。

二喜说,没这些葡萄,电影还真卖不成钱。借使你把他们都送走,这电影就没人来买账。

王静说,故事烂的都生疮了,你就不怕把人恶心着?

二喜说,不消你说,我也知道这故事烂,可是各人就爱看这个,借使没有昔人的胜利体会,我敢轻易下水吗?他们由于爱看,所以给了我信仰。

王静说,你这就是在糟蹋我爸的钱,这电影要思想没思想要内在没内在,这么多人连酱油都打不了,进去喘语气口吻纯朴是通知各人他们还没死。

二喜义正词严,内在?我通知你,拍电影就是造福自己文娱大众,我没期望有人能从电影里发现新海洋,也没期望人们借电影改编自己的世界观,他们想抓紧所以来看电影,我不会趁机向他们传达我的世界观,然后厚颜无耻的通知他们这就是你们的世界。

第二天,拍摄任务照旧实行中,王静站在二喜阁下。顿然,张景召略显张皇的跑到二喜眼前说,二喜,出事了。

二喜有点愣问,奈何了?

张景召说,现在网上成立了一个烂片抵御同盟会,由那个出名打假斗士崔永圆任盟主,都怪你宣称阵容太嚣张了,现在就连一些参演的艺人都向他倒戈了,你现在被他盯上,有你难受的。

二喜闻言怒道,妈的,这人的名望比咱的电影还烂,明确是想靠我们为自己正名。

张景召说,这人现在风头正劲,在网上猖獗的众叛亲离,打算将我们的电影赶出市场。

二喜说,随他去吧,麻雀还能变凤凰?

张景召警示说,得人心者得天下,不能漫不经心,我劝你亡羊补牢,现在赶忙重新设计剧本还来得急。

二喜一挥手说,这不是处置题目的关键。二喜眼睛一转,继续说,你现在去帮他整几个第三者进去,我们让他也不得安然平静,兵来将挡,对这种绊脚石就不能手软,决不能让这些败类毁掉我们的心血。

这时,二喜接了一个电话,即刻将刚刚的苦闷抛到无影无踪,立马心花怒放,对电话中讲道,很好,你让他等着,我马上过去。挂掉电话二喜向王静和张景召显示,我刚为这电影请来了一国际大腕,小汤姆,无机缘我就把这电影推向奥斯卡,这也算中美合拍,我们好歹也是半个娘家人。

张景召讥嘲说,不是我打击你,母鸡下个蛋,你还要请个接生婆,你真是丢人丢出国了。

二喜回道,哼,你懂什么。

二喜对他们二人说道,走吧,带你们去会会来自好莱坞的伴侣。

张景召说,我跟你说,你这电影请谁来都不好使,它就不是演员的事。

二喜说,是是是,我知道它恶心,所以我不找个老外来给冲下喜嘛。

张景召边走边说说,这老外更演不好中国的故事。

三人到了小汤姆下榻的房间,众人与小汤姆逐一握手,随即坐定。

小汤姆出格热心性用英语先容自己来中国的心情,张景召和王静听得一头雾水。二喜一脸沉着,用隧道的英语问道,CaouspeakChinese?

小汤姆直叫,nonono。

二喜自言道,妈的,还国际大腕,连句中文都不会说,奈何讨好中国观众。随即问王静,你英语怎样?

王静指着自己说,我?我搪塞自己人还行。

又问张景召,呵,助理呢?

张景召说,没看见,粗略进来了吧。

小汤姆继续滔滔不绝。

张景召问二喜,你奈何不说了,刚刚讲的挺好。

二喜说,我就那一句讲的最隧道,这是我跟每个老外的收场白。

小汤姆显然很健谈,自己一直在滔滔不绝。

二喜翘着二郎腿把手机摆在大腿玩了一句警备萝卜,闯关衰弱后,二喜站起来对他们二人说,你们听他聊会吧,我进来透下气。

随即,二喜站起来对小汤姆说,嗨,Friend。

小汤姆看向二喜,二喜向小汤姆做了一个WC的手势。二喜说,WC——茅房!

小汤姆说道,OK,OK。

二喜出门长舒一语气口吻,掏出烟点上,没一会张景召也进去了。

二喜说,你进去干嘛。

张景召说,他越说我也越想去茅房。

二喜问,王静呢?

张景召说,听他聊着呢。

二喜说,她不听不懂吗?

张景召说,哎呦,这孤男寡女的哪还有什么语言障碍。

二喜笑着附和说,说的也是。

说话间,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就看到王静望风而逃。

二喜见到王静急忙问道,奈何了?

王静说,他跟我耍流氓,要亲我。

小汤姆追出房门,火气十足,欲缉拿王静,二喜立马伸手将其拦住,拍着他的胸膛意义让他消气。

这时助理出现,急忙问,奈何了,奈何了?

二喜问,你是谁?

这人答,噢,我是他的翻译。

小汤姆经历翻译通知二喜,这女的扇了他一巴掌,他很负气。

二喜情急智生,让助理翻译道,我想中央一定有误解,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我们的礼仪文明胸无点墨,由于中西文明不同,让我们产生了误解,就像你们见面就亲吻我们的女人,在我们眼里这就是耍流氓。所以我们要借助这次互助的机缘,增强两国间的文明交换,鼓励中东方文明的好久健壮发达。

小汤姆向前靠近二喜,翻译向二喜翻译小汤姆的话。

翻译说,我明白你的意义,她打我一巴掌其实是一种礼貌问候。我知道,中国是一个讲求礼尚往来的国度,我还知道中国人讲求入乡随俗。

说话间,小汤姆出乎料想的甩了二喜一个巴掌。

众人震恐。

二喜目露凶光,深恶痛绝,手掌发力,一巴掌把小汤姆扇出几米远。二喜凝睇着汤姆,抖着手道,这老外还真他妈的皮厚!

不等小汤姆回招,二喜立马向助理吼道,马上给我翻译。二喜指着张景召说,这位是中国蜚声中外的文娱记者,最拿手的专题就是吸毒滥情艾滋病,在他拍摄时代,将由他全程陪同,寸步不离。

说完二喜甩身离去,王静指引张景召的胸膛说,陪好喽,别怠慢了外宾。随即追上二喜。

小汤姆听了翻译的话,脸上立马雨过天晴,平易近民张开手臂向张景召靠近,经历翻译向张景召示好:我知道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中国黎民热心好客,这是一次愉快的中国之旅,我的女伴侣是我的初恋,我很爱她,我想她也会爱上这里的。

张景召一直畏缩,憋了好久,憋出一句话,向翻译说道,你让他跟我连结间隔。

王静关怀的问道,你脸没事吧?

二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那么矫情。

王静感动二喜刚刚为其出头,启齿表彰,你那一巴掌甩的真帅,跟揍自己儿子似得。

二喜说,差辈了,我一直拿他们当孙子。

王静转开话题问道,我发现你做事挺认真的,请来那么多明星捧场,但是从头到尾就不知道拍了个什么东西。

二喜启示她说,你呀,还不了解这行的国情,电影的可看性就在演员自身,人们最关怀的是谁脸熟胸大,看哪个明星又整容了,谁的胸脯又大了,讲故事我没那心,观众也没那么无聊。

王静说,那你痛快去办晚会得了,拍哪门子电影啊?

二喜反问王静说,要是晚会能出电影的效果,我用费这劲吗?你看吧,用不了多久全国都在拍电影,这就是市场。

王静说,你就是在拿电影当儿戏,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看你也嘚瑟不了几天,迟早有人找你算账。

二喜说,我遵纪遵法还能文娱大众,已经相当不敷为奇,他们凭什么为难我?二喜转而慰藉王静道,其实啊,你大可安心,现在各人搏斗的重心根蒂不在这里,他们要算账的人太多了,一时半会还轮不到我。

王静似有吓唬的说,借使我爸知道你在这样糊弄他,我怕你小命难保哟。

二喜说,这叫糊弄吗,借使这叫糊弄,那些大卖的电影观众岂不都看走了眼?

拍摄现场,又一批串演明星进组。

王静指着现场几个身体奇形怪状的女孩说,导演,这些人干嘛的?

王撸子盯着摄影机,头也不回说,哦,都是你的替身。

王静负气说,前一天不是送走一批了吗,奈何又来一堆?

王撸子说,啊,前一天那些是你的前世,这日这些是你的后世。

王静说,什么前世后世的,我总共才活了二十年,你们就给我整出一千年的历史,你是在逗我呀还是逗你自己啊?

王撸子说,喜哥就是这么摆设的,有题目你去找他。

王静无法的说,我说导演,你没脑子就算了,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没脑子,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整天喜哥喜哥的,你让我看到一点属于你的智商好吧。

王撸子被王静数落的既气又恨,撇下所有人去找二喜。

王撸子向二喜诉苦说,喜哥,我脑子实在不够用了,多余的角色太多了,越发是那个女三号,演技不怎样,题目比谁都多,一天到晚跟我嚷嚷这里不合理那里不合理,她就没想想自己,她要不生计了就全都合理了。

二喜慰藉导演说,我知道她很多余。但是她老头要不出钱,我们这帮人就是多余的。我教过你,要学会自己找心理均衡,你就当他爹出钱给自己孩子兴办了一个任务岗位,乘隙带动了我们的就业。

王撸子说,要是继续任她这样胡闹,进度断定要超预期,那些演员档期一旦有了辩论,他们会给面子吗?

二喜看向王撸子,那你想奈何办?

王撸子慎言说,来日诰日还有一场车祸要补拍,你看可不可能把她......?

二喜想了想问道,那辆明星“终结者”号汽车还能发动吗?

王撸子说,早就报废了,我们现在拍车祸就给它配个音效,然后拉它进去露个脸,事情就算成了。

二喜亦有所思的点了颔首。

二喜在摄影棚找到了正在暂息的王静。二喜过去从桌子上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王静,随即坐在王静阁下,对她说道,导演说了,说你很有导戏天赋,打算剩下的戏份交给你来导。

王静没听出二喜言外之意,接过矿泉水,快乐道,是吗,我连戏都没演过还能导了戏?

二喜说,你有天赋,不像一些二愣子,拿着踢球的技术在搞电影。

王静心花怒放靠近说,那我剩下的戏份奈何办?

二喜说,别拍了,烂,我请了三个大腕给你配戏,看了你的演技气走了四个,你再折腾下去,我预计剧组就该放假了。

王静负气说,刘二喜,这戏可是你帮我写的哎,你说这样演才力红。

二喜说,我戏写的没题目,关键是你的题目,这戏是你人生的第一个转移点,但你下去就把它拐进了死胡同。

王静火气下去说,我这么大方你说我不会演戏,你起初跟狗一样求我爸的时候,你奈何不这么说啊。

二喜语气平静起来,我是让你来帮你爸获利的,不是让你来坑爹的,这是你爸进军影视的第一炮,你不瞄准方针,反而把炮炸了,我庆功会还没办你把墓志铭已经给我想好了,你自己说适当吗?

王静说,你赞同帮我成名的。

二喜说,借使你只是想成名,我给你写个保举信去找景召,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着名,现在让电影获利才是关键。你成不成名,我也得必需先保证你爸不赔钱,我要为你爸掌握。

王静悲伤的问道,那我呢?

二喜语气稍缓,我很难为你们全家掌握。借使你现在跟我说,以你的影响能够撑起这部戏,来日诰日我就给范小美摆设场车祸让她卷铺盖走人,但是你爸那里要问起来,你自己去跟他评释,你爸所有的丧失,由你来接受。

王静发怒,你这烂片我还不奉养了,我通知你,这破电影指定赔钱,我看你到时奈何向我爸交代。

二喜故作婉转说,我没说让你走,我意义是让你演技再陶冶一下。

王静说,别整这些没用的,来日诰日痛快也给我摆设场车祸束缚我吧。

二喜说,既然你这么想走,我也不留你了,不过你得为你爸着想,车祸本钱多高啊,还是跳楼吧。

王静听了二喜的话,气的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喝掉一大半,却没有咽下去,王静将矿水全瓶子摔在桌子上,站起来怒视着二喜,随即,将含在嘴里的水全都吐在二喜脸上。

接着王静将剩下的半瓶水间接扔二喜身上说,你这种人痛快去死吧。

王静从摄影棚进去在门外凑巧撞上张景召,张景召其时正玩弄相机。王静气汹汹地从他手中夺过相机,另一只手指着刚刚过去的方向大声说道,你去通知他,拍这种电影,没人看的,他这是把自己逼上恼。

张景召从容不迫,从王静手中拿回相机翻看着,然后启齿说,我知道。

王静反响有点大,你知道?

张景召说,我早劝过了,没用,他现在就以为自己是上帝,一个投机倒把分子在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地球离开他就是世界末日。

王静说,他在那越陷越深,你就不往回拉一把吗?

张景召说,你不懂,做兄弟不是说冷眼旁观,而是在他无药可救的时候给他一刀,帮他来个痛快。现在的他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成全他。

王静说,电影能不能上映还很难说,他还在这里乱搞,你们想事成果吗?

张景召说,嗨,现在谁也摸不着市场纪律,都以为烂片有定额,一年也就放进那么几个,可去年放进来的电影就没几个好的,也没人闹情感,还不是照样仗义疏财,我劝你也别操心了,也许他运气好,赶上观众脑子再抽筋,说不定这又是一部救市之作。

张景召在二喜房间找到正在换衣服的二喜,说道,你把王静赶走了,你不怕她回去告你状吗?

二喜脱下湿掉的衣服扔一边悄悄笑道,我刘二喜出道至今十余年,也算文娱界无足轻重的人物,岂是一个丫头言简意赅就能扳倒的。

张景召说,他要是撺掇他爸往回撤资呢?

二喜说,安心吧,我早有对策。

二喜换好衣服,和张景召回到摄影棚。这时,女二号和王撸子争持着走过去。

离开二喜身旁发着脾气说,这戏我不拍了。

王撸子劝道,您可不能走,你走了电影奈何办?

二喜从容不迫问道,奈何要走了,你不对峙一下了?好戏在后面,下场戏就摆设你再生了。

女二说,这种机缘还是留给其他人吧,我一人饰八角,好几个星球来回窜,现在都已经人格离散,搞不清我究竟是谁了。

二喜奉承说,你已经完全入戏了,你看吧,明年的金马奖非你莫属了。

女二说,那我就更要走了,我可不想明年人家把终身劳绩奖颁给我。

女二离场之后,王撸子问,奈何办,她可不能随意磨灭啊,好多场合还等她交代清楚呐。

二喜毫不担忧说,没事,来日诰日那场车祸把她一块塞进去,让她走的合情合理。

王撸子说,那她后面的戏份奈何办?没她整部戏就死了。

二喜说,那个谁,刘小诗不是刚来嘛,正好通知她过去顶她。

王撸子把稳的问道,这个奈何顶?

二喜指着导演斥道,就你这智商还想进军好莱坞,横店他都不要你?来来来,我通知你,来日诰日这场车祸别把人撞死,撞个毁容就行,然后她住院补救,整容今后就是她了。

王撸子迟缓领会。

张景召接上说,那人不是你那相好吗?上次“踹胸门”今后我以为她想不开就退组了。

二喜兜底说,这是我见过最固执的演员,为了上戏,我都被她潜规则了。

张景召说,那你还让他上戏?

二喜骂道,妈的,吃人的嘴松,我是深受其害。

二喜看着王撸子还不走,说,还愣着干嘛,还不去打算。

王撸子悻悻离开。

二喜望着王撸子指斥说,脑子不开窍还他妈的学人搞艺术。

二喜转身对坐在一旁的张景召说,她这一走,又给带来了五百万的票房。

张景召叹息说,万能的车祸,救活了一部电影。

二喜明显对自己的摆设毫不在意说,合理就行,太缜密是在扼杀艺术的发达。

张景召说,这么多狗血剧情,预计都能辟邪了。

二喜不屑道,我倒想给她摆设场空难,关键是她这身价衬不了这么大的场所。

说话间,二喜看到一人旧日面走过,二喜眼前一亮,起身下去拉住这小我大声说道,陈冠希!

陈冠希狼狈的笑了笑,颔首称是。

二喜大笑道,江湖可好久没有你的听说了,上次你耍流氓之后就没你信了,他人都以为你死了,没想到还活得这么元气。

陈冠希再次狼狈的笑了一下。

二喜继续说,最近忙着复出吧,说,想演什么,我马上就给你摆设。

陈冠希恭敬的说道,演什么都可能,只须能上镜就行。

二喜大喜赞扬道,一点也不挑,就冲你这田地,我信赖你一定可能东山再起。

二喜随即招呼任务人员小声交代了几句,然后说道,那行,带他去试妆。

陈冠希离开后,张景召看着他的背影说,这人现在就是过街老鼠,演艺界一直拿他当后背教材。

二喜说,有人骂他说明还有人关注他,不知道有几何人正等着看他现在的狼狈样呐。

摄制组开进某个安静巷子

几个手持器械目露凶光的打手围着陈冠希,陈冠希感受氛围异常,心生恐惧,步步畏缩,你们要干什么?导演......

领头人一摆手,大喝一声,给我上。

十多小我随即蜂拥而上,陈冠希倒地抱头嚎叫,声声求饶。

在巷子一端,二喜和张景召抽着烟听着内中传来哀嚎的声响。

张景召听着陈冠希的惨叫赞叹说,这人安静了这么久,演技还是拈手就来,你听,叫的声情并茂,演的多逼真呐。

二喜说,这刚好应了观众多年的希望,你不老系念口碑不好吗?这场戏一出,口碑就下去了。

戏拍完之后,二喜假惺惺的上前慰问,握着狼狈不堪的陈冠希的手道,还好吧。

陈冠希惊弓之鸟的说,还好。

二喜双手握拳比划着说,演技不减当年呐,拍的挺写实,观众就喜爱这种拳拳到肉的感受。

王撸子手拿平板电脑走来,掀开一图片阅读器对二喜说,这是下一批要入组的演员,您再给指示一下。

王撸子掀开第一张图是个半裸男星说,作为巨星,技术非凡。

二喜看着图片道,还是肌肉男,把他设置成一个娘娘腔,天天打来打去观众都看腻了,我们得保证他突破形象。

王撸子掀开第二张图像,二喜眼睛一亮说,哇,胸比屁股还大,卖点挺好,不要花消了,到时让他穿个比基尼,多给他的胸几个特写。

王撸子先容下一张图片,举重运启发,三界奥运会冠军得主。

二喜说,哦,这个有点难度,没事,梁少华出征外星作战,飞船动力不敷,让他掌握把飞船推出地球。

王撸子翻到下一张,刚要解说,二喜打断说,这个我比你认识的早,衰师长嘛,让她本质演出就好了。

王撸子说,露点不行。

二喜说,那就露屁股。二喜盯着照片叹息道,你看看人家这身体开发的,浑身高下都是宝,到哪都有市场,这才叫明星。

王撸子再翻过一张,出名微博红人。

二喜看着说,头大胸小比例平衡,长相没什么亮点。

王撸子说,但是粉丝近千万讷。

二喜担忧道,可长得跟那石雕一样,还是个半制品,思考过观众的感受吗?

王撸子说,那奈何办?

二喜痛惜道,摆设场车祸,打发回去吧。

王撸子翻到末了一页,是一张几百人的团体照说,这是亚洲大剧院的全体演员,很多都是基层观众喜爱的演员。

二喜沉默一下,嗯,摆设场听证会,找几个秃头脸大又鄙陋的实力派放到主席台,剩下的摆设在下面当听众。

王静回到家,在客厅发着脾气。王静对他爸说,爸,刘二喜给你拍的连笑剧都算不上,根蒂就是场闹剧,你现在就把资金撤回来,不然他给你全赔光了你还觉得是在给自己立牌坊呐。

王老板坐在沙发上,喝了口茶说,最近我做了市场视察,发现电影是独一没有质量审核的产业,这摆明了是国度在鼓励电影的发达,现在房地产遇冷,这也许是个转型的机缘。

王静无法的说道,这个刘二喜究竟有什么魅力,都让你们毫不委曲的帮他,他就一张嘴凶猛。

王老板说,我知道你回来有脾气,二喜已经跟我经历话了,人家说你根蒂不适合演戏,整部电影为了配合你已经延误了档期了。

王静说,他真这么说的?王八蛋!他......

王老板放下茶杯说,行了,你就别做你那明星梦了,你看你整天穿的这么显露表露,越来越有那艳星的命。我已经帮你摆设了一间新的学校,来日诰日你就去报到。

王静使出性子说,我不去。

王老板一拍桌子怒道,不去也得去,你说你天天想着当明星,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你爸我让你活得比明星差吗?

王静说,这是我的胡想。

王老板说,什么胡想?我通知你,你要是不听我的,你早晚会知道做梦就是你的生活。

张景召拥着二喜往接待室走。

二喜不明所以,问道,干什么呀,神机密秘的。

张景召说,我帮你摆设了一个采访,人家想听你聊聊做这部电影的初衷。

二喜止住脚步,漏出一丝危殆,干什么,这种事奈何还要找别人代劳呢?

张景召说,影视报道我真不专业,我给你请来的这位是影视报道方面的鼻祖,张大师,前段时间刘德华那部电影差点被人喷死吧,就是他关键时刻拉了他们一把,票房马上就反弹了,你知道现在业界奈何评价他吗——上帝之手,牛吧。

二喜进入接待室,一进门就笑着伸手迎下去,张大师,久仰台甫,早就想去造访您,这日您亲身来,实在令我们这里蓬荜生辉。

张景召说,都是自己人,我们不整虚的,间接说电影。

二喜立马说,那好,大师,我带您到现场看一看如何?

张大师默许,随二喜出门。

二喜带着大师到了内景场地,二喜边走边说,香港这些年一直在跟毒品打交道,内陆最近大作怀旧,没人干点电影该干的事,我们经过分析说明,扬长避短,倾力制造了有史以来最雄伟的电影,一举填补了中国电影上的多项空白。

张大师道,你做了斯皮尔伯格都不敢做的事。

二喜评释说,我们也是为了逾越先进,全方位平面式夹攻,将观众群一扫而空,目的就是让观众花一张票的钱,感受十部不同类型电影的效果,最大效率的优惠于民。

大师说,都说电影门槛高,其实是这帮人腿太短,都他妈的到顶了,还非要架个梯子往上爬,唯有你顺势往下滚,能滚多远滚多远,出格具有前瞻性。

二喜抱拳作揖说,大师,我们这电影,还请给指条明路进去。

张大师说道,方今,最获利的两种电影,独一无二的典范,史无前例的奇葩,剩下的只能靠运气。烂片越来越多是典范越来越难做,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拉屎永远比下蛋容易,异样都能获利,谁还会傻到去费力不讨好。请几个国际大腕,最好跟周润发一个级别的,最次也得谢霆锋,到网上随意扒拉个本子,实在找不到就给他们摆设个私生子带下去逛个植物园,拍上两个小时,起个清脆的名字,就叫中国版侏罗纪公园。电影从制作着手,就是绯闻绯闻绯闻,让绯闻飞进千家万户,接着就是炒作炒作炒作,炒到人人拍案叫绝,打下精良的群众基础。做电影,不要恐怕丢节操,这年头就是不要脸的把钱赚了,要脸的躲起来哭,至于节操守不守压根不是我们思考的题目,总有那看不下去的帮我们捡起来。我们要做的就是络续刷新电影的底线,糟蹋自己恶心他们,让底线永远逾越观众的遐想力,说我们的电影太无聊,其实去看电影的人比电影还无聊,他们不在乎电影好看丢脸,他们就怕没得看。我跟你说,这部电影天时天时人和占尽,都不必要营销公司,交给我,包你悄悄松松过十个亿还怕刹不住,借使有人眼红看不过去,捐他个十万八万的堵住所有人的嘴,至于他人骂不骂别理他们,那些自己不掏钱还骂他人捐的少这种天良有病的人你就当他是个屁,把他们给放了。

二喜掏出一红包快捷塞入大师手里,握着他的手道,我们的电影最缺的就是你这种人才。

王撸子找到二喜汇报任务。

王撸子见到二喜说,喜哥,小汤姆的戏拍完了。

二喜说,这么快,效果奈何样?

王撸子汇报说,固然唯有一场戏短短几句台词,但是按照你的指示元气,我把他在戏中设置成了一个结巴,一句台词三分钟,十句话就说了半小时。

二喜赞同说,很好,你现在已经有了明显的前进,你记住,作为导演一定要做两件事,首先呐,得保证演员突破形象;这二呐,想方设法让观众走进电影院。

王撸子说,电影马上要杀青了,您还有什么演员没请吗?

二喜问,哦,末了一场是什么戏来着?

王撸子说,是大合欢,就是男配角出征回来,全球黎民剧烈迎接好汉班师。

二喜说,全球黎民是谁来演?

王撸子说,大腕们闲角色小,所以我们请的是群演。

二喜否决说,不行,这场戏很关键,把这些群演全都辞了。

王撸子说,那找谁来演呢?

二喜想了想说,这样,把那些出车祸送走的演员一切让他们活过去,即刻下发通知,让那些年迈过气的,唱歌想转型的,息影想复出的全都过去,让这些人组团来个大独唱道喜我们的好汉回归母亲的怀抱,乘隙申报吉尼斯,他们青史留名还又保证了电影票房,名利双收。

屌丝传奇进入末了拍摄阶段。

梁少华穿过众星剧烈迎接的人群激动走到麦克风眼前,激动的启齿对各人讲道,以前称自己是个屌丝,那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其实我就是个屌,这日我想说,我逆袭了!然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群再次产生雷鸣般的掌声。

经过紧锣密鼓的前期制作,影片利市送审,影片得以赶在敞亮前夕上映。

在二喜任务室,王撸子将归结的演员名单交给二喜说,这是参演人员的名单,我把演员实行了分类,演艺圈的人差不多都在这里了。

二喜看着名单说,那些当红大腕有没有漏掉谁?二喜眼光定在相声演员上,发现少了一人说,郭德纲,郭德纲奈何没来?

张景召说,一个相声演员,来不来无所谓了。

二喜说出他的想法,我就想借他的嘴通知所有人,我投进去五千万,有至多五个亿的票房在等我,不论口碑是好是坏,这电影必定是部尘寰笑剧。二喜心生缺憾,惋惜道,怅然了,这么好的演员,下次拍戏记得一定请来。

张景召说,敞亮节马上到了,从目前情状看,敞亮档是情人档的延续,你比方我在天国等着你,天国唯有我和你,还有天国浪漫史几十部电影没挤进情人档的全都挪这里来了。

二喜闻言之后开骂,你瞧瞧当代人的素质,给死人上坟的日子放这么浪漫的电影,今后还让不让人死了。

张景召说,按照以往体会,这些电影都会死在我们的炮筒之下,我们最大的吓唬来自绿高粱的导演,他这门炮战役体会雄厚,景色不容达观。

二喜点颔首说,嗯,究竟是殿堂级大师嘛,这样,为了表示我们对他的尊重,让他死的不是太丢脸,暗里里跟他通下气,趁早让他撤档,那些想撼动他影视霸主职位的虾兵蟹将,不劳他大驾,我来替他摒挡,

张景召说,让堂堂国际大导撤档,这才是让他打自己的脸。

二喜说,那总比观众一起扇他强吧,你得劝他想开点,让他沉住气,我刚为电影迎来春天,好日子还长着,别着急把自己的遗作贡献进去。

《屌丝传奇》全球首映礼,王导引导元首众主演在台上。

主理主办把持人问及范小美为何到现在还没结婚。

范小美面向主理主办把持人指着梁少华发嗲,我一直都在等他,是他把我延宕了。

主理主办把持人笑道,哦,少华,是这样吗?随即把话一转问道,我听说少华前段时间绯闻闹得特凶猛。

梁少华自解,我一直觉得对小美高攀不上,闹绯闻就是为了离她更近一些。

远处,张景召抱着笔记本和二喜坐在后排明处。张景召听了台上的讲话,不自愿的叹息道,这帮人要都像这日这么实在,我他妈的早就转行了。

二喜闻言说道,他们嘴里没句真话

张景召说,所以啊,他们把我延宕了才是真的。

张景召把台上的讲话记载上去,起了一个标题——范小美想为梁少华生私生子。

张景召把笔记本略微一转,转向二喜说道,你看这样写奈何样?

二喜看了说,不够抓人眼球,这样,改一下。二喜拿过笔记本在下面键入,范小美自爆多年来一直只身奉养梁少华私生子。

张景召担忧说,搞不好会吃官司的。

二喜启示说,她要去告就再给她多写几篇,等她习气了就敦厚了。

张景召听后会意的朝二喜笑了笑。

电影黎明首映

张景召阅读完一影视论坛,论坛上漫山遍野是抵御该电影的帖子,微博上刷进去的消息也全是抵御电影。

张景召将了解到的情状通知二喜之后,二喜从容不迫说道,甭管这些,现在电影口碑跟票房一点干系没有,电影看的是人气,就你说的前段时间刘德华那部电影,祖坟都被人扒进去了,观众不照样跟打了鸡血一样。

张景召将电脑递给二喜说,你看看,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各人投票联名抵御这部电影上映,有你没他。

二喜看了之后立马不安起来,什么情状,这群人哪冒进去的?昨个不还河清海晏,奈何今就八方受敌了?

张景召说,我查过了,都是崔永圆的同党。

二喜愤恚道,奈何哪都有他啊?有点本领,非先灭掉自己人,那么多洋鬼子整天在家门口转悠,他奈何比谁都冷静。

二喜稍一沉默想起一事问,我不是让你找几个第三者缠住他了吗,他奈何还活着?

张景召说,上次出招今后他们活动就转入了公开,现在电影上映,他们又倾巢出动了。就在之前,我还又请了一帮人对他们实践剿除,谁想到,这次他发扬的更不要脸,间接把我们的人都策反了。

二喜焦急的问张景召,你先容的那大师呢,他奈何到现在还没出手?

张景召说,我问过了,刚一出手就被对方的水军俘虏了,预计现在也沉底倒戈了。

二喜怒问,现在就没个靠得住的人了吗?二喜搓着手在原地打转。

二喜顿然停住脚步,看着张景召说,没错,景召,还有你,你得帮我。

张景召说,你就别打我主意了,说几何遍了我专业不对口。

这时,二喜又电话进来,屏幕显示鼎鼎台甫的梁军长,二喜快捷接通,焦急的对电话里喊道,梁军长,现在有人有心在黑我,对,你和兄弟们一定要给我顶住,你们要发扬当年我们制造电视传奇的荣耀保守,我们一定可能在电影上再创事迹。

二喜扔掉电话,心平气和,想起那群笼络抵御他的人群,憎恨的骂道,这群光秃秃的傻逼,他们这是在引导美利坚的全面入侵,他们团结起来抵御我,还不把那些洋人乐死。

次日黎明,首日票房统计结果进去今后,二喜看过顿觉晴天霹雳瘫坐在地上,哀伤的的叫道,夜总会的舞女一早晨也比我赚得多。二喜眼前一黑,宛如天塌了一般昏死过去。

一周今后,电影下映,在某公园花坛阁下,二喜正拿狗粮专心的喂养流亡狗,张景召倚靠在花坛边上,端着相机拍照。拍完之后,张景召走向二喜夺下狗粮说,你老躲在这里喂狗也不是手腕。然后,自己着手撒狗粮,继续说道,我给你想出一招,你不是跟她姑娘有一腿嘛,赶忙在她身高下个种,入个股,万一他异日追查你,你作为他们家股东之一最少还有叫板的资本,要不然他还不把你捏死。

二喜坐在花坛围墙上说,我要真跟她配了种,她能谋杀亲夫。

张景召说,那你打算奈何办?

二喜说,进来,接着干。

张景召问,干谁?

二喜义正词严道,电影!

张景召说,你就别给市场添乱了,我已经向杂志社保举了你,今后再也不消满嘴跑火车了,到那儿你可能恣意的说出心里话,跟读者讲一讲文娱圈的黑幕明星的发迹史或者写写记忆录自传什么的,断定比你拍电影获利。

二喜情感激动说,我还没活够呐,你就把我生路给断了。我通知你,拍电影是我独一的出路,我就在这一棵树上吊死,活着谁还没点元气。我想好了,接上去我再投拍十部,武侠的作为的笑剧爱情文艺的我都拍一部,到时候我自己包揽一个档期,把其他人全都挤兑走,从哪里跌倒我就从哪里爬起来,他们不想看也得看,今后什么贺岁档情人档光棍档这种东西就过时了,要以电影人的名字命名,你像我的就叫“双喜档期”,普通在我的档期有人要敢插进来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这十部电影只须有一部获利我就能保证其他的都不亏钱,今后每年都可能搞这么一个档期,我就不信作为影响一个时代的电视人会在电影圈站不住脚。

张景召说,还有人给你投资吗?

二喜说,我联系上范冰冰,通知他们这就是我下部戏的女配角,不知道几何人拿着钱往我这送呐。

张景召说,王老板还在通缉你呐。

二喜欲出发说,我现在就去把他给处置了。

二喜离开泰和跆拳道馆,王老板正陪着儿子练习腿功,小儿子很紧张的就把王老板手中的瓦片踢成了碎片。

二喜进去强作紧张,看到王老板笑着伸手走过去,王老板,好久不见。

王老板看到二喜,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表示他去暂息。然后,王老板向着二喜将手中剩余的一节瓦片徒手掰成两截,接着抛到地上。

二喜到了跟前,与王老板对视,王老板目露杀气,二喜被看的心底发毛,二喜挠了一下脑袋打垮僵局说道,好了,我是个明白人。

二喜走到中央弯下腰摸摸屁股说,这日练什么?

王老板怒道,我练你妈,电影赔钱了,你他妈连声招呼也不打,还跟我玩捉迷藏,你是不是还打算跑路啊。

二喜见王老板没有消息,起身回头说,我来就是通知你,我已经发动了下一轮电影计划,我们马上死灰复然,你信赖我,不出一年我一定可能把我们失去的帮你夺回来。

王老板说,你丢人还丢上瘾了,你做的电影,外伤外伤硬伤你通知我有哪个不缺,我以为你缺灵敏,你他妈的间接缺脑子。

二喜反问,我缺脑子?你看看,他们喜爱看明星,我把整个文娱圈都给他们请来了,他们敬慕好莱坞,我从头科幻到尾,观众静心向公益,我把票房都捐了,我把不该做的都做了。二喜拍着胸脯,嘶声力竭的说道,他们没爱心,我也是受益者。

王老板说,我让你拍的是电影,不是开pskillsy。

二喜说,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但是你要知道一次衰弱说明不了什么,我会给你证明观众就喜爱看这个。二喜又走到中央撅起屁股说,来吧,我先让你消消气。

王老板撸起袖子道,那我就成全你。

王老板跑步腾空一脚,正中二喜屁股。

二喜一声惨叫,从一间会客室的沙发上惊醒,剧本《屌丝传奇》从身上滑落到公开。二喜惊秫未定,王老板的秘书推门进来。

秘书说道,刘先生,董事长约您来日诰日下午在泰和跆拳道馆见面。

二喜昂首看了一眼秘书,脸上露出些许不安。

二喜带着剧本从会客室进去,二喜忧心的经历走廊,不小心被一走路匆忙的美女撞了一下。《屌丝传奇》剧本从二喜手中零落掉到地上。

美女急忙致歉。二喜说,没事没事。

美女随即蹲下身子去捡剧本。美女拿到剧本,怔怔的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将剧本双手递给二喜。二喜看了一眼美女,心中一愣。

美女再次致歉,说,不好心思,我有事,先走了。

二喜一时没反响过去,美女走出几步远之后,二喜回头喊道,嗨,王静。

王静回头,指着自己莫明其妙说,你在叫我?

二喜说,请问洗手间在哪儿?

王静指着后面说,直走左拐就到了。

二喜浅笑说,谢谢。立马掉头去了洗手间。

二喜将剧本夹在腋下蹲在马桶轻易,快轻易完毕时,二喜伸手去取抽纸,剧本不小心掉在了地上,二喜没有理会,却发现抽纸的盒子已空,脸上漏出一丝心慌。

二喜觉得有些不利,彷徨着奈何办,一撇头凑巧眼光眼神定在了剧本上。

..........................................................

几分钟后,内中传来马桶抽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