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论坛

公布恋情是大数据时代前鹿晗最后的任性

2017-10-12 07:43

  或许由于粉丝基数大,就在二人公布恋情后,不少粉丝表示对鹿晗“粉转黑”,甚至在关晓彤微博下相向,难得看见祝福的评论,甚至大量微博号改名成“鹿晗关晓彤今天分手了吗”。更有甚者,“陆地夫妇贴吧”惊现大批粉丝脱粉回踩男方...

  罗振宇曾在他的跨年中畅想了一下人工智能的未来:“假设十年后,人工智能医生已经极其发达,你私人有一部这样的人工智能医生,现在它给你一个说,来,把这个药片吃了。你说我为什么要吃啊?我不痛不痒。人工智能医生说,这是我你的大数据,有几千万页,了解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也读了几千万页,道理你想我讲给你听吗?大概花一万年的时间,你愿意听吗?不愿意花这个时间,来,把药片吃了,对你好。”

  在这个例子中不难看出,未来,即使作为个体,人的抉择在AI和大数据面前,也是“不”的,而在每个抉择都事关qian途的明星偶像身上,更是不言而喻。

  要知道,所谓偶像经济或者粉丝经济,表面上是粉丝围着偶像转,实际上是偶像围着粉丝的需求转粉丝才是核心。这一点在偶像泛滥的今天尤为重要。

  一方面,它表现在明星以粉丝需求作为重要的出演影视剧的标。以鹿晗为例。QQ浏览器发布的《95后兴趣大数据报告》显示,95后最爱的小说类型,是玄幻仙侠类,占23.7%,其次为校园题材,占比为18.6%。再看鹿晗近来出演的电影电视剧:《重返20岁》、《择天记》、《长城》、《甜蜜暴击》、《盗墓笔记》,都是这两类(类似的,杨幂、赵丽颖、吴、陈伟霆等流量明星也都扎堆这两类题材)。

  可见,表面上看,“鹿饭”把鹿晗当做“小太阳”,实际上,鹿晗要把“鹿饭”的需求当做带来光和热的“太阳能”这就是粉丝经济有粉丝才有经济,在偶像过剩的时代,粉丝需求是第一。

  另一方面,随着社交的飞速发展,不论素质高低与否的粉丝,都渐渐有自己发言权,甚至具备了与资本分庭抗礼的可能。而反观偶像艺人,却是每况愈下。

  从前,偶像们的唱跳实力和演技大多可圈可点,即使失去粉丝支持也可凭业务水平立足。大神级偶像木村拓哉在宣布结婚之后,事业虽受打击,却仍然能够获得一定的工作机会。然而现如今的偶像艺人,尤其是 走草根线的偶像团体,则大多没有粉丝花钱支持便很难在业界立足。面临总选举这一队内竞争机制,她们的形势便更为严峻,一旦传出绯闻,哪怕只是令少部分粉丝感到不满从而停止投票,也必然会造成选举名次的大幅下滑。以至于在 48G 偶像中,有人曾因为传出绯闻而削发谢罪。

  而在未来的大数据时代,由于粉丝的偏好可以量化、更为明确,明星的抉择更不能任性,更加受限。

  我们以“公布恋情”这个决定为例,在AI和大数据发达的时代,如果大数据调查显示,某明星若公布恋情,会有30%的粉丝反感,会有10%的粉丝“粉转黑”,预计该明星3年内会损失3千万的收入。

  其实,“粉丝偏好的数据决定偶像抉择”的情况,早已发生在虚拟偶像领域。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当属初音未来的形象设计。

  数据显示,在二次元这个看脸看造型的世界里,对于脸和造型有着一套绝对严苛的系统规范。哪些造型会火,哪些不会其实是一早就注定了的。

  例如,双马尾会为虚拟偶像的形象带来21%的预期目标受众,过膝袜会为虚拟偶像带来39%的预期目标受众。日本在推特针对的宅男调研显示,150~160cm的身高是宅男同学的本(zui)命(ai)。即使只考虑双马尾和过膝袜,初音未来也在市场大推前就具备了吸引目标市场21%-60%的预期目标受众之先件。

  可见,初音未来连外形,都是直接针对核心受众的创作,可想而知,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大数据的支持。

  未来的虚拟偶像可能会产生精细的定制流程考虑所有真人偶像所具备的所有魅力点,比如背景设定、外形设定、性格缺陷,根据大数据为现在的受众量身定制。

  回到真人偶像身上,他们的重大抉择,未来也将严重参考甚至依赖于数据计算的结果,否则极有可能大量“粉转黑”之类的负面结果。

  因此,不难发现,鹿晗公布恋情的行为,不过是偶像在大数据时代前,最后的倔强和任性。由于目前数据量不集中、概率计算不准确、预测能力较弱,明星的每个抉择都有较大的自主权。但数据的持续产生和集中,计算机算力的持续提升,必将改变这一切。

  换而言之,未来的数据时代,不论真人偶像还是虚拟偶像,不论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追星的本质都将变成:人们在数据中创造人类心中的完美形象,并享受由此带来参与感、仪式感和内啡肽励。